關於部落格
  • 11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愛不一定要說出口

當孩子還小時,父母忍不住使用權威和暴力(罵人和打人就是)迫使孩子屈服。權威,最省時省力。這些使用權威和暴力的父母,眼光短淺,「請問等孩子到了青少年有力量反抗時,你能馬上轉換教養方式嗎?」
    
「到時孩子已經教好了,不會反抗。」別把事情想得太美,即使是好孩子,當時間到了,照樣會反抗。你能適應嗎?不能,因為你無法想像未來。

  
多數的父母不能適應,就會用更強烈的手段來壓抑想反抗的孩子。說真的,我相信很多孩子在青少年,還是依然被父母壓抑著。
    
「過了十八歲,他們就會一去不回頭。」這是姊姊的看法。
    
「不,」我持反對意見,「有些會一去不回頭,但還有更多,繼續被壓抑,直到永遠。」看看周遭的朋友與父母的關係,這樣的例子隨手可得。當一個人被壓抑習慣後,是不知道自己有反抗的權利的。
    
我與姊姊弟弟的親密關係,從十二歲開始,起了明顯的變化。不是不親密了,而是衝突的比例突然竄高。有時也不是衝突,當原本以你為天為地的人,突然每天以「臭臉」面對你,有多少父母可以忍住不罵人?如今,我已經通過姊姊的考驗,弟弟的正在進行中。我可以安然度過這個階段,有兩個最大的原因:第一,我嚴格限制自己「罵人」。姊弟倆被我狠罵的次數,兩個人,十幾年來,加一加不超過五次吧。是他們太乖了嗎?不可能。天底下沒有這麼乖的不正常孩子。

第二,我不相信他們會故意跟我作對,他們的反抗不是針對父母,而是自己的人生。既然我已經設定孩子會有「不聽媽媽話」的一天,當那天真的來臨時,我早已老神在在地霞整以待了。

*
    
晚飯過後,姊姊說想吃零食,問弟弟要不要一起去超市。這種買東西兼散步的活動,全家人喜歡一起行動。即使在孩子最難相處的青少年時期,也一樣。

「媽媽,你要不要一起去?」如果我說不要,他們會失望的。
    
弟弟買的是鱈魚香絲,姊姊買的是洋芋片,媽媽什麼也沒買。一出超市,他倆吃開來了。我趁機機會教育:「媽媽剛剛看到好多東西都想吃,但一個也沒買。」我總是看看又放下,一則想省錢,二則想吃得更健康。不買就不會吃,不吃也不會死。
    
「弟弟,媽媽可以吃你的嗎?」我走在他倆的前頭,但不時回頭分吃他們的零食。
    
弟弟今天很大方,我怎麼吃他都沒說話。有時候孩子捨不得分我,我會馬上停手。今天,我一路都回頭跟他搶著吃,快吃完時,我主動停手。三十秒鐘後,他叫我,又塞了一把給我。我很幸福地接下,看我吃完,弟弟才說:「媽媽,剛剛那一把,我每一根都咬過一口。」說完後就笑得好開心。
     
我笑得更開心。「謝謝你這麼愛我,你的口水最香了。」

睡覺時間到了,我刷好牙走進弟弟的房間說晚安時,卻發現他不在。我又走到客廳、廚房,也不在。「這麼晚了,難不成他出去跑步了嗎?不可能哪,他沒這麼勤快。」我走回我的房間,開始開衣櫥的門,弟弟小時候常常會躲起來讓我找,不過,那是兩三年前的事了。我又找浴室浴簾的後面,洗手檯下的小櫃子我都開來看了。當我開了小櫃子往裡看時,才驚覺自己有多可笑──那空間早裝不下青少年大男孩了。
    
「可能真的去跑步了。」我自言自語。卻不知有一個人躲在暗處沾沾自喜。
    
等我坐到床緣,拿出乳液開始塗臉時,身後的床簾裡,突然竄出一個人影,我尖聲大叫。「弟弟,你要嚇死媽媽啊!嚇死人了,嚇死人了⋯⋯」
    
你不知道孩子有多樂,嚇人還不會被罵,對方還喜孜孜地被嚇,還讚美自己真會躲藏⋯⋯
    
親子間的愛,等孩子到了青少年,有時候不是透過語言傳達的。
    
我預測,弟弟這關,我也快通過了。(後來我才知道我錯了,它才正要開始。)

後記:

媽媽買了新電腦。第一次開機使用,要求我設開機密碼。弟弟正坐在媽媽的大腿上。還沒長大的孩子,從前是以每天的頻率來找媽媽的大腿當椅子坐。進入青少年後,這個頻率從每天變成每週,從每週變成每月,然後變成好幾個月。所以我總是用「這是他最後一次」坐在媽媽大腿上的心情,迎接他每一次又將自己變回小男孩的機會。
    
「我要用什麼密碼?」我問。弟弟馬上說了自己的英文名字。我照辦。接著,電腦又跳出另一個問題,「請對密碼寫個提示。」
    
弟弟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出:「the best kid。」馬上按下確認鍵,接著就笑得好樂好樂。
    
媽媽笑得比孩子還樂。我最愛的人,要搶著當我最好的孩子,我怎麼會不樂呢。


文章出自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blogs/culture/愛不一定要說出口-091440946.htmlgucci GUCCI包 gucci皮夾 GUCCI官方網 gucci台灣官方網站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